《华尔街日报》中共最后的微光-墙外楼

来源: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  作者:皮蛋  发表时间:2018-06-02 14:12

  (博谈网记者赵亮编译)“我无法给你它垮台的日期,但中共已经进入了终局”,美国最富经验的一名中国观察家在华盛顿特区一个私人晚宴上对一小桌在座的外交官员说。如果想要避免让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政治地震令自己惊讶,华府应该开始留意这一点。

  与我同一桌的这名中国问题学者并不保守。其他几位(在座的)专家也是如此。每个人都有几十年的经验,都与中国官员有着广泛的联系,并是中国大陆的常客。没有一个人与该学者持不同意见,反而有着共识。

  “我从来没有见到中国人如此恐惧,至少自天安门事件以来没有见过”,另一位专家补充道,他指的是1989年当局在北京的心脏地带屠杀亲民主的示威学生。当被问及具体所指,他提到中共当局加强了监控、人们害怕遭到调查,以及被捕人数上升。

  这些观点没有异议,一致认为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造成了这种新的恐惧氛围。

  在短短两年里,习先生已成为自邓小平、甚至可能是自毛泽东以来中国最强大的领导人。一些专家谈到了北京可能走向“一人”的统治。其他人认为中共仍是集体领导,但是这个党的确收紧了对中国社会的控制。

  习近平的权力最明显的表现是打击腐败力度空前。2012年到2013年,前政治局明星薄熙来轰动一时的腐败及谋杀丑闻仅仅是运动的开始,后来还抓捕了强大的前安全委员会头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现在,前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大秘”也遭到调查。国家媒体报道说已有18万中共官员受到纪律惩处。

  虽然习近平显然是在试图恢复中共在中国人当中的信誉,但是他也在告诉人们其权力之大以及中共贯穿着中国社会。面对经济放缓可能影响到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习先生在加速潜在的大规模骚乱。他可能在集聚前所未有的权力,但是或许这更象是蜡烛最后的烛光。

  如果中共真的已进入终结阶段,那么不论是习先生戏剧性的反腐败运动,还是其改革方案,至少从长远来看,都是没什么意义的。在中国,愤世嫉俗空前高涨。精英们为了他们的家人持外国护照,财富正在通过房产控股和其他方式转移离岸。中国的经济日趋成熟,意味着会出现经济放缓,但经济持续低迷将会加剧表面底下的紧张态势。也不可低估为习先生亮出的那些刀可能导致中共党内自相残杀。

  难以想象一个后共产主义的中国。在这个国家,民主和自由的声音被压制了数十年。中共失去权力之后,无疑会有一段动荡和内部混乱的时期。

  如果这一切是准确的,那么西方应该做什么?“到四环路以外去”,第一位专家说。西方的外交官员、学者和非政府组织目前太疏离中国人民了。从长远来看,唯一负责任的态度是更多地接触中国不同的声音,从农民到教育工作者到自由主义活动人士。

  还要建立与被边缘化的中国人的联系。“你上一次听到华府批评北京的人权记录或是劳工关系是什么时候?”同一位学者问。是时候展示西上海时时乐走势图方对中国的发展所持的道德立场了。几十年来,官方互动几乎没有做任何事来改变中国领导人的行为。

  西方必须改变对中国的方式。北京支持象北韩和伊朗这些具有挑衅性的行动者,并压制本国人民,这个政权的本性表露无遗。

  在中国,这一残局的终结可能在几年里未必到来。但是站在历史正确的一方是明智之举,无论情况将会多么混乱。

  (本文译自MICHAEL AUSLIN于1月29日发表在《华尔街日报》上的评论文章,题为“中共最后的微光”。)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最近几天中国政商两界被国内媒体扔下的几颗炸弹弄得有点晕:1月29日国内盛传《安邦实际控制人系陈毅之子三次获监管层开绿灯》(《南方周末》首发系列文章),但文内却牵涉到邓小平的外孙女婿吴小晖。紧接着就是安邦控股的民生银行行长毛晓峰被中纪委带走,该行周六将召开临时董事会,以应付紧急状态。按近两年反腐的“传言先导模式”推演,就会明白习近平与王歧山要开始啃红色家族商业圈这块“硬骨头”了。不清理这笔前朝留下的巨大“政治遗产”,其反腐始终难免“选择性反腐、清理政敌”之讥。

  安邦保险集团水有多深?

  上述文章在中国国内面世,有几个抢眼的大看点:

  一、这是中国媒体对红色商圈财富故事的第一组调查性报道,在内容翔实方面可与之媲美的文章只有《纽约时报》2012年10月以后那篇《总理家人的隐秘财富》及其系列报道。《南方周末》近年来处境极艰难,每期文章的终审权早就收归广东省委宣传部,这篇文章“横空出世”,其来头与可靠性无庸置疑。

  二、这是国内文章首次展示红色家族与监管部门“猫鼠一家亲”的关系。安邦公司的“来头”之大,由“两块招牌”身份可彰显:一是开国元帅陈毅之子陈小鲁,二是邓小平外孙女卓女士之夫吴小晖(《苹果日报》1月29日采访陈小鲁获证实吴的身份),陈、卓两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位当然是文中所称“含着金汤匙出身”的贵人。因为有此背景,频频改组的董事会名单“群星闪耀”,尽是“猛人”,其中还有三位保监会官员孙沛城、王新棣与朱艺。安邦从事的是保险业务,保监会正好是其监管机构,监管者与被监管者公然结成利益共同体,实乃“中国特色”。报道还特别提到,该公司“三次获监管层开绿灯”。《土豪安邦想当民生银行行长》(新浪,1月31日)称,安邦是“任性资本:有权+有钱”,野心是做中国的“全牌照金融集团”。民营企业能拿到一个金融牌照,都得千辛万苦地公关,而安邦却能拿到所有牌照,那得多大本事?

  三、这家公司的迅速扩张中国少见,扩张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模糊股权来源,布成“超级迷魂阵”。据说,它成立不足十年,就从开设时的5亿元注册资本扩张成6千亿(均为人民币)。2014年经济形势不佳,但安邦人寿发展极为迅猛,据保监会2015年1月26日公布数据,安邦人寿的保费收入高达529亿元,比2013年剧增3700%。安邦董事陈小鲁接受《苹果日报》采访时坦言,“红二代的人脉关系有助公司发展。”

  上述报道涉及到一位“铁帽子王”的“孙驸马爷”,一位“开国勋贵”的公子。网络疯传文章10余小时后,陈小鲁对财新记者坚称,自己“不是安邦的实际控制人”,“我与小晖合作快15年,就是顾问,一咨询,二站台,无股份,无工资,不介入公司的具体经营管理,只做战略咨询。”

  “孙驸马爷”成红色商圈反腐的“试刀石”?

  邓府“孙驸马爷”吴小晖行事低调神秘,有关他的种种传说始于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落马之后。香港《亚洲周刊》2012年12月9日刊发报道称,李春城案牵涉面甚广,除周永康之外,邓小平的外孙女婿吴小晖亦被卷入,安邦将旗下和谐健康险总部迁往成都,吴小晖和李春城一起出席了庆典;2014年1月6日财新杂志封面报道《黑马安邦》,吴小晖在国内媒体首次以“神秘形象”出场;此后,《安邦背后“神秘人”吴小晖》、《“黑马”安邦的举牌逻辑》、《安邦保险“切香肠”频繁增持招行持股》等报道频出。

  十八大之后的反腐,一直未触及红色家族这一庞大的神秘商业圈。安邦为何被选为媒体奉命攻陷的第一关?可能与最近这轮股市起落有关。2014年末这轮牛市来得蹊跷,国内早就盛传与安邦有关。南周文章在《“股神”安邦如何玩转“钱经”》这一节,其实对“股神”安邦在股市上的作用已经道出了五、六成,比如“把握牛市特别准”,“安邦买什么,其他投资者就跟着买什么”,这些话语几乎就是对股市造势者的白描了。中国股市一直是政策市、消息市;大资本可以联手,用对敲等各种方式拉抬股价,让其他投资者跟进;待拉抬至较高价位再出手。与其说安邦把握牛市特准,不如说安邦就是股市造势者之一。

  剪红色商圈裙边:习近平难以承受之重

  数百个红色家族经营或者参股的公司是邓江胡几代留给习近平的政治遗产。如何对待红二代经商,虽然在这两年的反腐中未公开宣示如何办,但实际上屡屡成为习近平与政治对手较劲的焦点。最让习近平难堪的是,反腐是否包括红二代,几乎成了对他反腐大业的政治正当性的评判依据。

  安邦既然已被抛出,如何处理安邦集团,关系到今后如何处理类似公司。按照习近平处理自家两位姐姐家财富的方式,自然是希望红色家族退出经商。但真要实行,却寸步难行,因为治理少数几家容易,大面积治理有个可行性问题,彻底治理更是几乎不可能。

  以下先说容易办的,即让红二代退出国企领导岗位。这方面并不太难,正牌红二代大多不是已退休,就是接近退休年龄,充其量调岗,在政府机构安排职位,过去几年官商职位互换的大道十分畅通,李小鹏就从国企CEO摇身变成了山西省省长。至于红二代的国企股份如何处理,这是下一步国企反腐将涉及的暗盘问题。

  但对红二代经营的“民企”反腐则比较难办。因为这些企业支撑着中国民企的半壁江山,容纳了不少人就业。所谓红二代企业大致有两种形式:一是自己开办的,比如习近平两位姐姐的公司,温云松的新天域资本、谷望江的喜多来。欲将这些公司出让,得找到接盘者。《纽约时报》2014年6月18日在《习近平亲属退出多项商业投资》一文中说,齐桥桥的秦川大地投资公司找了多家企业接盘,据买方之一明天集团老板肖建华说,由于卖方急于脱手,价值低估。习安安家的“新邮通讯”干脆就地解散注销,所有资产变现后主要用于遣散数千员工。

  如果是按习安安模式来处置红色家族的企业,当然最干净利落;但此举要让其他家族效法,几乎绝无可能。若按齐桥桥模式处理,让其他民企购买,虽可保障员工就业,但其他人未必象齐那样听习近平召唤,股权处置上会找于是无穷变通方法,比如假转让、实控制,虚构股东代持,花样繁多的把戏层出不穷,就算中纪委人员扩大几倍,也难以查清这潭烂泥里的根根梢梢。

  还有一类是红色家族成员投资参股的企业,这类企业甚多,中国顶级富豪的公司不少都有这种股份,最著名的当然是马云这家“常委公司”,《纽约时报》7月21日发表的《阿里巴巴上市背后的“红二代”赢家》介绍,在投资阿里巴巴的4家中国企业的高管中,有2002年以后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任职者子孙20多人。虽然该文未将这些人的名单全列出来,但披露的资料显示,有前国家主席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Alvin Jiang)作为合伙人的博裕资本,温家宝之子温云松创立的新天域,王震之子王军、退休政治局常委贺国强之子贺锦雷分别任掌门、副掌门的中信资本,现任常委刘云山之子刘乐飞任副总裁的国开金融(CDB Capital)。是让所有的“龙子凤孙”都退出此类公司,还是抓几个“虎仔”充数?那些悄悄离岸的资产,是列入“猎狐行动”还是装作不知?公众一定会追问这样的问题。

  最大的“铁帽子王”邓府“孙驸马爷”的财富故事在国内曝光,与国家工商总局白皮书痛斥阿里巴巴贩卖假货“五宗罪”几乎同时发生,这是巧合,还是属于“传言先导”,尚有待观察。目前,安邦上空雷雨云密集,而阿里巴巴那边还只是阴云飘过。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浙江省委副秘书长舒国增最近晋升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成为直接辅佐中央财经小组组长习近平的重要智囊,有媒体将习近平旧部的上位称之为“之江新军”。外媒则将其解读为中国政坛新派系。不过媒体却忽略了同属于习旧部的另一政坛势力,闽系官员亦在悄然归队。

  习近平主政浙江时的部下,近年在政坛极速上位,分别占据党政要职,而“之江新军”名号源自习近平在2007年出版的文集《之江新语》,被外界指是最能领会习近平思想、最忠实执行习近平指示的官员,这些习昔日的浙江同僚,像舒国增一样,包括蔡奇、黄坤明、锺绍军等,陆续坐到了中央会议的中直机关干部坐席区。蔡奇据传担任中央国安办副主任,黄坤明担任中宣部副部长,锺绍军则直接肩挂大校军衔,任职中央军委办公厅副主任。

  在地方上,夏宝龙、李强分别担任浙江省委书记和省长。巴音朝鲁现任吉林省委书记,是省委书记中唯一的少数民族干部。陈敏尔现任贵州省省长,楼阳生现任山西省委副书记。在习近平曾经工作过的上海,也有两名浙江官员,原浙江省高院院长应勇,现任上海市委副书记;另一位是刚调任宝钢总经理的原浙江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

  相较于从二00二年到0七年主政浙江,习近平主政福建时间长达十七年,了解并信任的官员则更多,感情亦更深厚,只是碍于早年福建官场大案频发,包括“厦门远华走私案”等,习近平不愿落人口实,才主力部署浙江官员上位。其实蔡奇和黄坤明也都是福建人,习近平在福建期间就曾是习部下,习到浙江后,蔡黄两人也调至浙江,并都升至浙江省委常委。

  事实上,中共习近平上台后,其福建旧部亦在调整,最新的人事是,吉林省纪委书记陈伦近日被免职,外界相信其将上调中央工作,陈伦是习近平主政福州时的市委办公厅主任,也是习最信任官员之一。而曾任福州公安局长的河南省公安厅长王小洪,亦在去年十二月升任河南省副省长。另一习福州旧部邓卫平,则在去年初从福建省纪委副书记调任广西自治区纪委书记。曾获习近平推荐任福州市委书记的前天津市政协主席何立峰,去年六月上调国家发改委任常务副主任。这些在闽江流域工作的官员,长期在习身边工作,熟悉习思维,因此更能贯彻执行习的指令。

  军队方面,新任武警司令员王宁、海军政委苗华,也都曾任驻福建的第31集团军主官,现任南京军区司令蔡英挺上将曾在福州当师长,且一路升至副总参谋长,2012年习近平上台后,蔡又重返南京军区。显然,习近平“闽江旧将”涵盖党政军系统,如今陆续低调归队,相信势必牵动未来中共十九大人事布局。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